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母親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母親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第一章 往事
  我十五岁那一年,父亲突然发生了车祸瘫痪了。家庭的经济顿时崩溃。母亲卖掉了房子,再加上多年的储蓄,才勉强凑足了医院的手术费。但以后巨额的住院费却再也没有办法了。百般无奈之下,母亲只好求助于我的阿姨。
  阿姨是母亲唯一的亲人,但两家却没有来往。并不是他们感情不好,而是因为姨丈。姨丈家了很有钱,年轻时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和阿姨结婚后还是色心不改。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姨丈有的是钱,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无论你是妙龄少女还是有夫之妇,没有几个能逃出他手心的,而母亲正是他的目标之一。
  一直以来,母亲都保持着令男人心动的身段。一双丰满的乳房,走起路来就会呈波浪状跳动,肥美的淫臀更是左摇右摆,高贵中透着中年女人的风骚。姨丈每次来到我家总是色膊的盯着母亲猛看,神情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彷彿只有有机会,便要强姦母亲。姨丈还趁着父亲不在时对母亲讲下流的笑话,大吹自己的性生活,令母亲十分苦恼。碍于妹妹的面子,母亲只好尽量多在房间了躲开他赤裸裸的视姦。
  阿姨对此看在眼里,却不敢说什么。她在姨丈家并没有什么地位,只是姨丈众多洩慾工具中的一个,所以她早就学会了忍气吞声。
  虽然母亲刻意避开和姨丈独处,但还是给姨丈找到了机会。那一晚是大年三十,我们一家像往年一样地去阿姨家吃团圆饭。今晚母亲穿上了自己最心爱的套装,又短又窄的裙子紧紧的包住她的多肉的丰臀,修长的大腿配上有三寸高的高跟鞋,令原来就够惹火的身体更加突出。
  姨丈的双眼照例没有离开过母亲丰满的肉体。晚饭时,他还故意坐在母亲旁边,不断向母亲敬酒,吃到后来,他还当着大家的面,借醉靠在母亲身上。我坐在母亲旁边,清楚地看到姨丈得手已经伸到了母亲的双腿之间,而母亲就边拚命的夹紧大腿,一边用纤细的玉手按住姨丈的大手,以阻止它的入侵。虽然姨丈没能攻进母亲的禁地,但他也在母亲的大腿上佔尽了便宜。饭桌上除了我没有其他人能发现,因为母亲的表现异常镇定。
  晚饭后的节目一般都是去逛花市,那晚母亲感到有点头晕,为了不扫我们的兴,母亲叫我们不要管她,她休息一下就会好了。于是母亲一个人留在阿姨家,约定逛完花市回来接母亲一起走。
  我、父亲、阿姨、姨丈还有我的表哥小建一起出去,但花市的人很多,我和小建不一会就和大人们失散了。小建和我说,花市没什么好逛的,他问同学借到了几盒三级录像带,趁大人不在可以偷偷看,于是我们俩就溜回阿姨家。当时我的性知识几乎为零,也不知到什么是三级片,只是听小建说是很刺激的。
  回到阿姨家,发现母亲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出燥热难奈的嗯嗯声。我以为母亲不舒服,走近一看,没想到母亲像在梦中,根本没有察觉到我们。她正在用一只手抚弄着那37E的美乳;另只手则伸进大腿内搓揉,紧闭着眼睛。
  母亲今天穿的短裙原来就只到大腿的一半,现在更是连白色的内裤也看得清清楚楚,一对美乳也随着呼吸剧烈上下震动。我那时年纪还小,并不知道母亲在干什么,但下身的肉棒本能的一下子就翘了起来。
  旁边的小建也被眼前的淫像吓了一跳,但他一看就明白是姨丈的杰作,我母亲是吃了姨丈的春药。姨丈以前也用春药搞了好几个女人,上一个就是姨丈新请的女秘书。
  我问:「什么是春药?」
  「你还小,以后长大你就会知道了。」小建知道姨丈很快会回来“照料”我母亲,就拉着我躲到阿姨房间的衣柜里,从柜缝中看出去,整个房间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我问他:「我们躲在这干嘛?」
  小建淫笑着说:「你别声,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比三级片更好看。」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便听见有人打开了房门。我们从柜缝里看出去,看见姨丈抱着母亲走了进来。只见姨丈将母亲放在床上,轻轻抬起母亲穿着高跟鞋的美腿,一边用手抚摸,一边将脸贴上去磨察。晚饭时未能尽兴,现在终于可以满意了。然后姨丈扒开钮扣熟练的解开母亲的胸罩,母亲的一对美豪乳便滑了出来。我第一次看到母亲的乳房,简直是硕大无比。
  姨丈一边贪婪的吸吮、边手以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母亲湿透的内裤,玩弄起母亲的美穴来。母亲似乎在极大快感中妮喃着,逐渐甦醒过来;当看到姨丈正压住她疯狂的玩弄着她的肉体,母亲挣扎着要挣开姨丈的巨大的身躯,但是姨丈怎么可能让到手的美肉挣脱?!
  母亲嘴里一直喊「不要不要!不可以!志哥」,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一直随姨丈的逗弄而淫蕩的剧烈摆动着。姨丈后来为了让母亲不再喊叫;便把那硬得像黑铁棍的鸡巴挺进母亲的樱桃淫嘴。没想到,母亲只失神的「嗯」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身体更剧烈的淫动起来,只是一直发出淫蕩的哼声;再也发不出声音,整个淫嘴被鸡巴征服了。那副极度淫乐的失神模样与平常端庄高雅贤淑的慈母的形像简直判若两人,令我久久不能忘怀(母亲真是淫蕩啊)。
  接着母亲完全陷入淫慾当中,只见姨丈熟练的将母亲修长的美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再把被淫嘴舔弄得湿淋淋的肉棒,对着母亲那早以淫水横流的骚穴,「扑哧!」一声,狠狠的插入并疯狂的干起来。  
  没多久,姨丈又把母亲的粉嫩淫臀转向,像公狗姦淫母狗般的,对着蜜汁四溢的美穴抽送,并发出「扑哧!噗哧!」声的做起活塞运动。看着母亲绝美菊花蕾下的淫穴被姨丈不停的抽插及母亲淫兽般的失神淫叫,我不禁一股热精全射了出来。
  过一会,姨丈也抵受不住母亲那如泣如诉的淫蕩绝叫;而狂喷在母亲的美肉穴中。接着抽出沾满淫蜜汁的肉棒;一手抓起母亲的秀髮,强迫母亲用嘴帮他把白浊的精液舔乾净。
  此时,春药的效力已过,母亲也从刚才的淫蕩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并啜泣起来,想拒绝姨丈的巨根插入,但姨丈粗暴的硬是塞进母亲的小嘴,一边说:「想不到大姐的骚穴这么紧,舔鸡巴的工夫又这么好;实在好久没这么爽过了。你老公调教的真好!」
  过了几分钟,姨丈的肉棒又恢复了硬度,再一次插入母亲的美穴。这时的母亲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力气,只有任由姨丈的肉棒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
  看着母亲用无限令人爱怜的眼神在哀伤的低头饮泣;真恨不得冲出去杀死姨丈,但随即又想到刚才母亲那付失神淫蕩的模样,实在令我的肉棒……
  正当姨丈将接近第二次高潮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我的父亲和阿姨。看见自己心爱的妻子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父亲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冲过去要和姨丈拚命,但他一介书生根本无法和魁梧的姨丈相比。好在姨丈自知理亏,也不敢用强。而阿姨痛哭着过去扶起母亲。
  我不记得当晚的事情是怎么结束的,第二天,阿姨送了一大笔钱到我家,恳求我父母不要控告姨丈。当时父亲坚决要告姨丈,但在阿姨的苦求下终于收下了钱,从此两家就再没有联系了。
  父亲虽然没有和母亲离婚,但关係却变得十分冷淡。母亲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所以处处迁就,但家里已失去了往日的欢乐,一直到父亲瘫痪。
第二章 贸易公司
  母亲把困难告诉阿姨。
  「为什么不接回家住呢?住院费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是无底洞啊。也不知道要付到什么时候。」
  「我知道不是小数目,但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问题……再说,如果能在医院继续治疗的活,还有康复的希望;接回家里,就等于放弃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不想放弃!」
  阿姨虽然很同情母亲,但她在家里根本没有经济大权,无能为力,只能答应回家求姨丈帮忙。
  「如果这样,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我不会去求他的!」当年被姨丈强姦的事给母亲留下了不可平复的伤口,母亲无论如何也不想再见这个人了。
  靠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房子几天后就会被收走,现在急需一笔钱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母亲平时的朋友就不多,一提到借钱更是个个都摇头。
  「你自己到这个公司问一下吧,我实在无能为力。」其中的一个给了母亲一张名片。
  第二天,母亲按着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这个贸易公司。公司在一栋十六层的商业大厦顶楼。母亲一进门,立刻紧张起来。因为里面的人简直是一群流氓,有人在打牌、有人在看色情杂誌,乱七八糟,一看就知道是黑社会的地盘。
  「嘿,美人,是不是来借钱的?」一个衣着光鲜的胖子走过来,用一双贼眼上下打量母亲。
  「这里真能借钱吗?」母亲原来还以为来错了地方。
  「这要看我们老板了,」胖子一边说,一边能不防靠过来,用他油腻腻的大手狠狠的在母亲的肥臀上捏了一把,淫笑着说:「不过你应该没问题。」
  母亲吓得尖叫一声,向往后退,却正好被门顶住。这时胖子已经逼上来,将母亲按住,低头去亲母亲高耸的乳房。
  正当母亲被特如其来袭击吓呆的时候,突然听到「啪」的一下,胖子放开了手。母亲定了定神,看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正在大声训斥那个胖子。那胖子不敢说什么,很不甘心的看了母亲一眼,走开了。
  「刚才真对不起,」那个男人很有礼貌的说:「我是这里的经理,你想借钱吧?请跟我来。」
  母亲还没回过神来,就稀里糊涂的被带进了里面的一个大房间。
  「你先坐一下,一会儿会有人叫你进去的。」说完男人就走了出去。
  母亲四处看了一下,这是一个给客人休息等候的房间,里面还有一道门,写着“董事长室”,门前坐着一个女秘书。房间里还坐了另外一个女人,这女人三十多岁左右,长得很漂亮,现在却愁眉不展。
  「你也是来借钱的?」母亲坐到她边问。
  女人摇摇头。她告诉母亲,她叫佩玲,开了一家成衣店。她是几个月前在这里借了一笔钱周转。但生意却一直没有好转,利息越滚越大,现在连每星期一次的利息都还不起了。贸易公司的人已经来催了好几次,每次都要生要死的。
  「那你现在怎么办?」母亲关心的问。
  「我现在只有先还一部分,求他们在宽限几天……」
  「陈佩玲小姐,董事长请你进去。」坐门口的秘书小姐大声喊。
  母亲看着佩玲的背影不禁害怕起来。
  同时在办公室内,董事长正一边踱着步,一边盯着佩玲美妙的身躯。佩玲已经三十多岁了,但那成熟的风韵却叫男人倾倒。今天佩玲穿一套时髦的洋装,紧身的设计令她原来已经丰满的乳房显得更加突出;窄窄的长裙,强调了腰部的曲线,也使肥美的臀部高高的翘起;而高到进臀部的开衩则令穿着黑色高跟鞋的性感美腿完全露了出来。几个月前董事长第一眼见到佩玲的肉体时,肉棒就起了剧烈的反应,恨不得马上将她就地正法。肯借钱给她,无非是为了佔有她的肉体。
  「我现在只有这么多,求你再宽限几天……」佩玲诚惶诚恐的用哀怨的目光看着董事长,希望能打动他。
  「本来只是不可能的事,但你今天既然来了……」董事长在佩玲身边坐下,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搭在她的大腿上。
  佩玲的心一阵慌乱,低头避开董事长淫猥的目光。
  「陈小姐,你太漂亮了,男人见了都会动手的。」一边说,董事长的手已经伸入裙内摸着佩玲的美腿。
  「请不要这样,我已经有丈夫了!」佩玲从来没被男人轻薄,在董事长淫猥的抚摸下很难堪,她连忙用手压住入侵的魔爪。
  董事长的手突然离开了佩玲的身体,走到门前将办公室的门锁上。「卡!」的一声使佩玲泛起了一阵凉意。
  「我们今天好好玩一玩!我早就想干你这个骚女人了。」说完,董事长脱下西装,向佩玲扑过来。
  佩玲拚命地挣扎,却根本无法抵抗。董事长庞大的身躯压得她连呼吸都有困难。开衩太高使裙子完全失去了防御的作用,内裤轻易的就被脱了下来,紧接着就是手指的侵入。
  「哇,好密的淫毛!」中指在肥厚的淫唇缝中滑进去,指头在淫穴中不停的揉摸,佩玲的娇躯如同触电一般绷直,颤抖着腰肢不停的扭动,淫水花花的流出来。
  「不要,不要这样!」
  董事长裂嘴一笑:「好敏感的女人,碰一碰就湿成这个样子!」
  两三下功夫,董事长已经把佩玲脱个精光。面对熟透的肉体,董事长更加兴奋,以双手将佩玲的乳房搓成各种形状。佩玲开始还能用还穿着高跟鞋的美腿作抵抗,后来也筋疲力尽,只有任由眼泪沾湿两边的头髮。
  董事长看準了时机,把暴怒的肉棒狠狠的插入佩玲肥美的淫穴中。淫穴已经被淫水湿透,所以肉棒一下就插到底,将狭窄的淫穴塞得满满的。
  啊!佩玲觉得下体想裂开了一样,好大啊!丈夫的肉棒简直不能相比。在董事长有力的抽插下,「哦,哦……嗯,嗯……」佩玲的意志完全崩溃了,本能的发出令男人销魂的叫床声,一边扭动肥臀来配合肉棒的抽插。
  受到刺激的董事长更加抖擞精神,在紧紧的肉穴中狂抽猛插着,「噗嗤」、「噗嗤」……直插得佩玲死去活来。不久,佩玲感到淫穴一阵抽动,猛地一张一合吸吮着肉棒,一股滚烫的淫精绕在董事长的龟头上。董事长也同时达到高潮,将精液射入佩玲饱受摧残的淫穴里。
  「这次就当是这个月的利息吧!」董事长满意的穿上衣服,对失神的躺在沙发上的佩玲说,「这些就留个记念吧!」说着将佩玲沾满淫水的内裤和乳罩收进了抽屉。
  母亲在外面等了近一个小时,才看见头髮散乱,衣衫不正的佩玲流着眼泪从董事长室里走出来,头也不后的离开了。从在透明的衬衫上下震动乳房和被撕裂到大腿的根部的窄裙,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篇:爸爸出国以后完作者不详 下一篇:雲雨春情2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