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天蓝会所的秘密】(1-3)

【天蓝会所的秘密】(1-3)



                (一)   「张洁,晚上去你那吃饭哦!」大学好友许月给我打来电话。   「啊早点来。」   我趁办公室主管不注意忙低下头对着电话低声道。「晚上我们见。」许月急
匆匆挂了电话。   我摇摇头,许月就喜欢我工作时来骚扰我,拿她话叫调剂我紧张的工作。偷
望了眼我们那长的颇英俊高大的年轻主管,见他没注意我偷接电话,我忙又低下
头忙手中的工作。我们的主管叫张力,有个女朋友不在我们的公司,其实这人很
好的,不单对他女朋友极好,对我们这些办公室的女孩子也挺照顾的,又因为他
外形不错的缘故,我们几个女孩子都和他很和的来。   我在一家外企策划部负责动画三维的工作,而许月已经嫁了人,老公是个东
北老板,有自己的公司,许月当起了富太太的生活,两人感情还不错,就是他老
公模样长得不怎么样,长得矮矮胖胖,身体倒很结实,而许月却很漂亮,窈窕苗
条,典型的都市美女,怎么说呢,两人各取所需,倒也正常。可惜我暂时没许月
命好,论相貌我比许月还要好上三分,比她也高挑一些,特别是我的肌肤非常的
白皙,比许月的白多了,难为她拍拖时不让我和他老公见面,笑言怕我抢了她老
公,不过她结婚那天她老公第一次见我面时眼睛都直了。那天我是她的伴娘。   结婚后就不同了,拿她话来说他敢。看来许月把她老公吃得死死的。   不过这几个月来,他们经常神出鬼没的,半月也不见一次,问在忙什么也不
说。   感觉怪怪的,我也没多问,人谁没有自己的私密呢?而我自己也烦得很,男
朋友刚刚分手,他说面对我压力太大,气死我了,虽然他没许月老公有钱,但人
英俊高大魁梧,而且多少我对他付出了一些感情的。   烦归烦,晚上在我那许月和我吃完饭后,我们正无聊地闲谈打发着时间,忽
然她红着脸偷偷告诉我,原来她老公带着她最近加入了一个高级会所,就网上说
的那种类似于交换性伴侣和换妻的会所,说类似于是因为听她解释并不严格限制
是夫妻关系,单身的男女也可以加入。听她解释女会员里面单身女白领很多,象
她一样的人妻也很多,但有一点会所是很严格的,那就是对女性会员的学历和相
貌身材要求很高,而男会员则是自身经济方面要求极高,别的相貌身体什么的就
没要求了。   我惊呆了。作为经常泡网的人,我是知道交换性伴侣换妻这种俱乐部的存在
的,没想到许月和她老公竟然也成了那里面的人。加入了这样的会所虽然难以接
受,不过我也没多说什么,那毕竟是人家夫妻自己的事,我管不到,只没想到许
月结婚后变得这样淫荡了,记得在大学时她和我可都是出了名的清纯玉女,连多
暴露点的衣服都不肯穿的呢,即便工作以后我们也没多大变化,还是很传统的。
没想到现在……怪不得这一阵子她们夫妻两个神神秘秘的,竟然是去做这种羞人
事。   可以说我和许月多年的闺中朋友关系了,在对方面前互相什么秘密也没有,
否则她也不会把这样的私密事和我说了。说实话我虽然也偷偷浏览过那种黄色网
站,可那毕竟是间接和不直观的,加上我和她的亲密关系,所以我忍不住自己的
好奇心,偷偷问她什么感觉。   「死张洁,我就知道你会问的……」她红着脸和我打闹着。   「恩。很刺激的,和陌生男人做那种事又羞耻却又非常兴奋的,很容易就高
潮了。特别是跟好几个男人做时,被他们两边一人一条举着腿,然后轮流进来,
当时我都羞死了,可他们不让我闭眼,非让我看着,恩,我老公就在旁边看着,
那死鬼,后来他也加进去弄我了……死张洁,不许笑!」   我捂住了嘴,「不是就和一个人啊,怎么会……变成好几个……」   她诧异地望我:「去了那地方,怎么可能会就一个人啊?」我无语,是啊,
去了那种地方怎么会呢?你老公怎么就在旁边看着他们弄你啊!你们可真变态!   我忍不住道。   许月捂着嘴轻笑,她的脸微红。「是他央求了我好几次我才答应和他一起去
那种地方的。否则我哪敢啊!」这话我倒相信,我知道许月的性格,虽然她老公
刘强人长得不怎么样,可许月还是很看重她的婚姻的,没他老公给她三胆她也不
敢去那种地方的。「你不知道,刚结婚还好,可时间一长就腻了,翻来覆去就那
几下,后来我们连做那种事都少了。再后来……就那样了。我老公说的倒也对,
人活着才年轻几天,那叫享受人生。张洁你不知道,男人那东西一个人跟一个人
的不一样嗳,有的长有的粗,还有又短又细的,真好笑嗳。」   「变态!」我忍不住红着脸啐道。许月呵呵笑着,忽然凑到我耳边到:「还
有更变态的,他们连我们女人那地方都弄。」我们是一起坐在沙发上的,我没防
备她的手一下子伸到我臀后搁着牛仔裤摸在我的肛门上。我气得打开她手,却也
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啊!」,「恩,就是肛交,原来我和我老公没弄过,去了
那里面才开始的。张洁你不知道,原来我们女人那地方被男人弄也那样舒服的。
不过肛交需要事先做很多准备的,要先洗肠,很麻烦的。不过值得。刚结婚时我
老公也想弄我那地方,不过被我拒绝了,你知道原因的。几次后他也就不提了,
不过后来我们去了那会所后我就被人弄了那儿了,不过可惜,真可恨,那地方我
第一次跟男人弄不是我老公,让他很伤心,早知道我们刚结婚时他提要求就给了
他多好。为这事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   许月幽幽说着,不过很快她又提到:「哎张洁你一定不知道,肛门第一次比
处女还要疼呢,当时那男人身子很壮,东西又粗又大,我当时弯着腰,跪在水床
上,拼命把手到屁股后抵着他想让他慢点,可他知道我那儿是第一次根本就不理
我,就那样硬给弄进去,差点把我疼死,等到后来我老公来时我那儿已经被好几
个男人弄过了,又红又肿的,让我老公又生气又心疼我。」   许月这些话也就敢跟我这个好朋友说,对旁人铁定她提都不敢提的。我羞涩
地发觉我下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些湿腻腻了,我羞得把忙双腿交叠着不
敢让许月发现,不然就让她笑死我了。   「我老公最喜欢他在地上站着,让我双腿盘在他腰上,搂着他脖颈,他弄我
前面,叫别的好几个男人弄我后面,真是羞死人了。第一次那样时我又羞窘又别
扭,可又不想别的会员笑我就没拒绝,不过后来又那样弄了几次,也就慢慢适应
了,别说还真是舒服,两根都进去屁股里面涨得就象撑裂开一样,舒服得几乎死
过去。」   许月一脸羞窘却又向往的样子,忽然伸手捅了捅已经听得捂嘴的我,「嗳我
说张洁,我也给你在会所里报个名怎么样,你比我要漂亮多了,一定比我还要受
欢迎。然后凭我们两个的容貌,肯定把会所里面所有的男会员都给迷死。恩,不
过我们的洁洁还是个处,没那方面的经验,说不定还是不如我受欢迎呢……」   她促狭地道。   我以为她在和我开玩笑,说实话从大学起我们两人就一直暗地里偷偷比着,
谁也不服谁,一直到参加工作到现在,也没分出个所以然来,恩,她现在找了个
好老公,不过我还没结婚呢。虽然是开玩笑,可我不想嘴上服软让她笑我,不禁
啐骂她道:「死月月,去就去,报名就报名,我还怕了你不成,信不信我去了会
所那些臭男人就没有人去找你了,只围着我了,我们可怜的月月就没人要了!呵
呵!还跟你合作,做梦去吧!」我笑着打她。许月笑着躲过我的手,狡黠地道:
「张洁你可不许耍赖噢!我这就给你去报名,我们会所可是好几个月没有加入过
还是处女的女会员了。而且又漂亮,以前有过的那些处女可是连你一半的漂亮都
没有的。只想一想就刺激啊,一个还是处女的年轻女会员青春的身子脱得赤条条
地让十几个男会员举着两条腿轮流弄进去,哈……」   「找死啊月月。」我又惊又羞。许月早已笑着逃开。
                (二)   我们打闹一阵,这时她接了个电话,立刻站起身来,避开了我一些并低声交
谈着,里面好象男人的声音,听许月称呼他赵先生。才放下电话刘强又打来了电
话。两人卿卿我我一会,许月歉然对我道:「事情真多!」说她有事就先走了,
于是我们告别。可是这一夜我躺在床上却失眠了。虽然明知道她刚才是在和我开
玩笑,可一想到她说的还是处女的我赤条条地两条腿让人举着被十几个男会员弄
时,我下面竟然变得湿腻腻地。   「这死丫头!」我暗暗骂。   我的工作依然忙碌而紧张,生活在大都市,斑斓的光彩下是永远不能停下的
脚步。过了几天又见到许月时,她并没再提那天的事,隐隐地我心底竟然有一种
奇怪地失落的感觉。   快到我休假了,我一边结束着手头的工作,一边思量着去哪个地方放松旅游
一下,许月的电话来了:「张洁,准备好了没,东西少带点,趁你休假我们明天
就一起去会所。」   「什么会所?」我纳闷。   电话里的许月叫了起来:「张洁你不会吧!你难道忘了么?你不是答应我给
你在我们会所报名了么?我已经报了啊!我已经答应人家明天带你过去了啊。」   「恩……什么?」我终于反映过来,却不禁大吃一惊。「我什么时候让你报
名了?我们那不是开玩笑么?你……你这人怎么……」   电话里许月明显比我还着急:「你个死张洁,别害我啊!什么开玩笑啊!我
那天还专门跟你确认了的啊!你忘了?你还说去了会所能把我比下去呢!完了完
了,张洁你害死我了!你不知道会所对毁约惩罚有多严重。张洁你害死我了!快
说你在哪?我们想想办法……算了,我们去你家,你马上回家在家等我,我马上
去。完了完了,你害死我了。」听到她挂了电话,我发呆了一阵,忙也回了我的
住处。   我们两个在家里对坐着好一阵无语,由于许月给我报了名,所以毁约后对许
月的惩罚极重。许月只跟我提了一点点,是相当羞辱难堪的。   「要不……要不张洁你去得了,恩,我还没跟你说,你放心,这种会所里男
女做那种事是要双方都自愿才可以的,只要你自己不愿意,是没有人可以跟你强
行发生关系的。当然去了那里被那些臭男人吃豆腐揩油就免不了了,你忍一忍就
过去了。恩,以前没人在意这点,说句不好听的,加入那里面的人哪个不是冲着
做那事去的呢。是吧!嗳求你了张洁,一定要帮我啊,不然我就完了,会被他们
做那种那种……羞死人的事,难堪死了呀。」许月央求着我道。   看着许月着急的样子,我咬住嘴唇,我觉得很对不起她,因为毕竟是我没把
话说清楚的。我心里暗暗想着,恩,再说去了也可以不跟男人做那种事的,只去
做个样子就行,恩对,只做个样子就行的,这样一想我的心里面忽然就轻松了许
多。而且我们两个是极好的朋友,如果因为我而让许月受罪的话我想我会很难受
的。   许月一直紧张地注意着我的表情,「好姐妹,你答应去了?太好了,真是太
好了,我就知道我的好姐妹不会让我遭罪的,真是太谢谢你了张洁,恩,为了报
答你,我决定晚饭我请客!」许月高兴地叫道。   「嗳许月,我这么帮你就值一顿晚饭啊?还有死许月,你……你是不是一早
就准备死缠烂打让我必须帮你啊?」   「啊怎么会呢,死张洁你觉得我有那么聪明么?」许月立马变脸道。   我望了望她,摇摇头,算了,我都已经答应她了,还胡思乱想什么!   如果说我不惶乱那是谁也不相信的,毕竟要去的是那种地方。我也没办法,
因为我想帮助我的朋友。第二天一早许月就带我一起走了。我们的行李不多,当
知道会所是在另一个城市时,我的心里面奇怪地又轻松了许多。许月告诉我说那
是因为毕竟会所里的人每个都有自己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如果不小心在会所里遇
上了熟人那就糟糕之极了,所以这种会所一般都是只招收异地城市的会员的。另
外一个我担心的许月的老公刘强并没有和我们一起走,这让我很放松,毕竟如果
和他一起走我会很难为情的。   八月的天气很热,我穿了件淡绯色长袖T恤配牛仔裤和高跟凉鞋,头上随便
扎了个马尾辫。而许月则是短裙配白色紧身衣,露着两条光洁的白腿,我们两个
容貌极姣美的都市年轻女性在大街上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那回头率是极高
的。说实话我和许月是非常享受这注视的目光的。拿许月话来说美女就是让人看
和欣赏的,如果没人理你那只能是你女人的悲哀。   逛商场时我忽然发现今天许月脖子上系的不是她平时喜欢的那条红丝绳,而
是换成了以前她最喜欢的那条紫绯色丝巾,以前她喜欢在脖上系各种靓丽颜色的
丝巾来搭配衣服颜色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上了用一条精致的红丝
绳系在脖上来妆扮自己,再不肯用以前的丝巾了,为这我还取笑过她几次。「嗳
月月,你脖上怎么换丝巾了啊,我就说过还是以前的这种式样的丝巾好的,你偏
不听,咦,你手提包里面怎么还带着那条红丝绳呢?」许月明显脸上微微泛起异
样地晕红,「死张洁,我喜欢什么关你什么事,别问了,恩,你以后自然……自
然自己也会知道的。」她的样子很奇怪。我摇摇头,懒得理她,不过好像她脖上
系上红丝绳也挺好看的,而且有一种异样别致的风情,恩,我以后也弄条试试。   打车到了地点,临进入会所前我真的紧张极了,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被
许月拉着手走进了这个看起来很富丽堂皇的高级会所。「许小姐,你也引了新人
来啊!」在一间屋里一名高挑漂亮的女子好像和许月很熟的样子和许月打招呼,
还多望了我几眼,很显然她很为我的靓丽震惊,这让我隐隐有些骄傲。在她身后
也有一名年轻漂亮女子跟着,看起来很娇羞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看样子想必和
我一样也是新会员。   「嗳这是张洁,这是徐姐,和我很熟的,这位是……」许月简单地介绍着,
轮到那女孩子时卡住了,显然她也不认识。   那徐姐轻声道:「这是丽丽,也是第一次来这儿。」她轻轻捂着嘴,「没你
的那位漂亮哦。」   「看你说得,徐姐!」许月笑着不依道。   老板桌后面坐着一个英俊年轻男子和一个五十多岁样子的腆着肚秃顶男人,
象是给我们登记的样子。「徐姐你先吧。」许月让道。   「这是小张和老罗,你们以后慢慢就熟了,他们人很好的。」许月指着老板
桌后的两人对我道。两人看着我显然楞神了,男人这种样子我见多了,也没理他
们。   徐姐和那年轻女孩正要登记时门又开了,一回头,我捂住嘴差点叫出声来。
我想我以后再也忘不了那个年轻的女孩子赤条条地像狗一样被人牵着从门外爬进
来的这一幕了。那女孩子相貌极美丽,身子非常的白,脖颈上套着栓狗的项圈,
被一个中年男人用一条绳子牵着,见到有陌生人,那女孩子顿时羞红满面地连头
都不敢抬起。那叫丽丽的转过身来也捂住了嘴,还偷偷望了我一眼。   由于姿势的关系,那女孩子的阴部清晰地裸露着,我和丽丽见了都不由脸微
红,而屋子里的人却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老罗先给丽丽登记了表格,然后也
给我登记了名字,这时他们说了几句话后,那女孩子又被那中年男子牵着爬了出
去。这时丽丽却在两个男人的指挥下开始脱衣服,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只要进了会
所,里面的女会员一个月里面上半月和下半月各有一天特定的日子是要求不穿衣
服的,也就是在那两天特定的日子要赤裸着身子。而今天恰好就是那样的日子。
我不由慎怪地忘了眼许月,她没跟我说这些,我有些怀疑她是不是故意挑选今天
的日子才叫我和她一起来的。不过现在我也懒得理她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事情她
瞒了我呢。   有些奇怪地,还没进会所门时我是非常紧张不安的,还带点后悔来这儿的,
但当登记完我名字后我却突然轻松下来,大概是自己认命了吧!丽丽转过身慢慢
把衣物都脱了,她身材很很好,加上人也长得不错,赤条条亭亭玉立地上有些羞
涩。   「这两个新会员都挺漂亮的!」老罗赞道,慢慢踱步到丽丽身前,伸手捏了
捏丽丽坚挺青春的乳房,「啪!」顺手一巴掌拍在丽丽光溜溜的屁股上,然后在
她耳边不知道轻轻说了句什么。   丽丽脸马上红了,扭头询问地望向徐姐,徐姐却只是道:「自己拿主意。」   丽丽咬了咬嘴唇,偷偷望了我一眼,然后忸怩地在老罗面前的桌边弯下了腰
两手支在桌沿,我还没弄明白过来老罗已经在丽丽臀后褪下裤子裸露出阴茎,随
着丽丽啊地叫了一下,已经一下子顶进了丽丽臀内,「年轻女孩身子就是好啊,
特别是这地方真是紧,水又多,弄着好舒服,比我家里那黄脸婆子强多了。」他
用力一下一下顶着,一边对小张道,丽丽赤条条身子在桌前被他顶得前后一耸一
耸,连带两只乳房也不住甩动。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好,我还是第一
次见到男人的阴茎,更是第一次见到男人和女人做那种事情。原来男人那东西那
么粗黑黝长,就那样子捅在女人那里面,可丽丽看真情来却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更令我羞耻的是小张不一会也站过去,两个人交替着轮流弄进去和丽丽做那事,
按他们话是来了新会员要先尝尝鲜的,恩,一般情况下女会员有的答应他们,有
的则拒绝。我不安地绞着手指,我知道一会如果自己不拒绝的话,自己也会和丽
丽一样在这儿被两个人当场先玩上一次的。   「没事,张洁,你可以拒绝的。」许月在我耳边轻声道。我点点头。   「张小姐怎么还穿着衣服啊!」老罗催促着我道。   我呆了一呆,想了想,知道终究躲不过去的。我背过身去,背对着他们,解
开了淡绯色T恤的扣子,把T衫脱了递给许月,然后伸手探到自己背后松脱蕾丝
乳罩的带子,除下乳罩也交给许月,我的两只乳房就裸露了出来。   「不错啊,有32D大呢!」老罗探头赞道。我脸一红,我当然知道屋里三
个女人我的乳房尺寸不是最大,但配合身材比例下,大小却最为完美,且因为还
是处女的缘故而最坚挺,一点也不松弛。   「死老罗,一边去!」许月啐道。「要我帮忙么?」许月低声道。   我摇摇头,既然已经来了这儿,哪能一直依赖许月呢。依然背对着他们,我
松开牛仔裤的裤带,皱皱眉先把高跟皮凉鞋去了,然后弯腰把牛仔裤褪到膝处,
依次抬起脚自两条腿上把裤子除了去。这时我除了最后的窄窄白色蕾丝内裤外已
经全身赤条条了,正有些难为情,许月笑着过来,在我身前蹲下,两手勾住窄带
子从我大腿向下扯下去,我脸一红,顺从地她依次抬起两只脚配合着让她把内裤
也从腿上除了去。   「这身子真白啊,人又长得这么好看。」老罗走过来围着赤条条地我转了一
圈,伸手捏了捏我左乳说道。这时丽丽和小张也好像完事了,看来确实男女关系
在做了那种事情后会有变化,丽丽在跟两个人发生过关系后已经羞涩地和他们开
始说笑了。她和小张一起走过来,艳羡和有点嫉妒地望着我的身子。   「许月说你还是个处女呢,可真是难为你了。」老罗道。   「啊……」丽丽吃惊地捂住了嘴,一脸不能置信地望着我,连徐姐也讶异地
扭过头来。我又生气又窘迫,赤着身子站在那儿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原本
不想让这儿的人知道我还是个处女的,毕竟一个处女来这种地方太难以让人理解
了。可死许月……   我羞窘地赤条条站着,被人这么围观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可更令人难堪的还
在后头,老罗竟伸手将我右腿提起让我脚踩住老板桌的桌沿,让我弯下腰,他和
小张一起低头在我臀后用手指去拨开两瓣阴唇向里面望去。   「啊!」如果不是许月扶着我肩膀,我差点羞得身子软倒在地上。我那儿还
是第一次露在男人面前,而且还被那样掰开,即便以前的男朋友我们以前也最多
只互相亲过嘴,我连胸部都没让他碰的啊。许月说会被会所的男人吃豆腐,可我
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被吃豆腐。
                (三)   「恩!有膜,确实是一个嫩处,而且不是那种手术复原做出来的处女,可惜
了……」老罗道,小张也一脸无奈。   「什么可惜了……」丽丽诧异地问,老罗和小张看了看她没回答,其实我也
有些不明白,可我哪敢多问。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那样说的意思是他们两个在会所
里面级别太低,没办法第一个跟我发生关系,所以感觉遗憾可惜,毕竟在他们眼
里眼前才加入会所的年轻女子太过惊艳了,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虽说如果当时我自己同意给他们的话那自然什么问题也没有,可是连他们两
个自己也不相信会发生那种事情,不相信哪个年轻的美丽女子会把第一次随便给
了他们两个人,原先他们还想着如果我和丽丽一样有过性经验的话,那么可能我
会跟丽丽一样答应他们的要求,也让他们两个先做上一次的,毕竟同样的事情他
们不是第一次做了。   「这儿这么好看,现在还是粉嫩色的,等跟咱们会所里的男人做的多了,以
后就会变成慢慢紫黑色了,就不好看了。」他抚摸着我的阴唇叹气惋惜道。   我又羞又气,「她这么漂亮,身子还又这么白皙,会所里的男的估计人人都
有兴趣跟她做的,等轮到我们时,怕要好几天以后的事了,不过我们认识张女士
早,以后等张女士和他们做过了后我们就早去找你,到时希望女士别拒绝我们两
个人啊。」   我羞窘的只得连忙胡乱地答应下来,他们这才放下来我的腿。   「女会员都要预先吃避孕药的,张洁,来给你。」吃下两粒药丸后我瞪了许
月一眼,她只是嘻嘻笑着。   许月和徐姐一边闲聊着,一边把自己的衣服也交给了小张保存,看来不是假
的,今天会所里的所有女会员确实都必须要赤着身体的,我感觉好受了许多,人
都有从众心理,单单我一个人的话会感觉极不自然,不过人多了的话就好多了。
我注意到许月犹豫了下把脖颈上的那条精致的红丝绳也取了下来。   老罗把我脱下的衣物、手机女式包等我随身物品都收到一起放进了他身后一
个格子柜内,「这些东西你离开会所时再还给你,放心我们会替你保管好的。」   我们一起从房间出来,许月大概知道我刚来这儿很难为情,于是拉着我手朝
别墅里面走去,我们两个光着身子赤着脚踩在地毯上面,我不禁感觉微微有些凉
意,这别墅很大的样子,我跟着许月走着,一想起刚才右脚踩在老板桌上把腰弯
着,被老罗在臀后面分开两片阴唇看我里面的肉膜的情形,我就不禁又羞又气,
可羞归羞我下面却竟然有些湿腻腻的,真讨厌!   许月拉着我拐过走廊进了似乎是浴室的一间房子,里面热气腾腾的,有个中
年妇女见到我们迎了上来。「做什么?」我奇怪地问。许月抿了抿嘴道:「浣肠
呢!女会员在会所里每天都要洗一次呢,讨厌呢!可……不洗肠又不行……」   我似乎有些明白过来,脸红了红,却只是没有说话。   我和许月一起并排跪在中年妇女身前的白瓷砖地上,弯着腰双手撑在地上翘
着臀部,冰硬地瓷砖硌得我两只膝盖都有些痛。这样的姿势可真让人难堪!   我偷偷望许月,她显得很习以为常的样子。   中年妇女从墙壁上取下一根长长的软皮胶管,前端是个大约一根手指粗细样
子的金属尖锥,后面有个把手方便手握,尖锥端往外流着白腻的水流。   「那是特制的浣肠液,对人身体没有任何伤害,以前是用医用针管浣肠的,
感觉比现在好多了,可后来那些男会员都要求用现在的,嗯,没办法就这样了,
谁都知道这是那些男会员的恶趣味,他们经常会顶替赵姐的工作来这儿给女会员
洗肠。恩,这是赵蓉,在这儿工作,以后你叫她赵姐就行。」   许月轻轻道。   我吃了一惊,又有些庆幸,还好今天是赵姐,如果今天是恰好有男会员顶替
赵姐工作的话,那么我简直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赵姐持着软皮管来到我们臀后面把那尖锥一下子插进了许月的肛门里面,许
月皱了皱眉咬住嘴唇,似是痛苦又有些舒服的神情,不一会赵姐微微侧身在我臀
后,并不理会我的羞窘,让我把臀部挺着,一只手按着我的臀,然后把那冰冷的
金属尖锥一下子插进我肛门里一小截,我疼得轻叫了一声,身子微微颤抖着,羞
窘地紧紧咬住了嘴唇,要知道我那儿还是第一次被异物弄进去呢!   我清晰地觉得液体灌进了我小腹内,我又惊又羞地不敢动,这样来回各在我
和许月臀内进去了四五次之后终于结束了,赵姐叫我们俩站起来立着然后用水冲
洗我们的全身,她把我的一条腿提起来让许月捉着我足踝,然后仔细用水冲洗我
的阴部。   「你身子挺柔软的啊!是练过芭蕾的吧!那些男人可有福了……」我的腿扶
的有些高,见我轻而易举就做出了这样有一定难度的姿势还能保持站着不倒,赵
姐讶道,我羞得绯红满面,耳根有些发烧,差点再站不住就此摔倒,许月忙扶住
我。   终于离开了屋子,许月不住取笑我刚才的样子,我气得直扭她身上的肉,打
闹着我也渐渐轻松下来,既然来了这儿,想必这些也是必然要经历的了吧!   这个会所怎么说呢,外面看着不大就三层普通楼房的样子,可里面空间和普
通楼房截然不同,就好像写字楼那种空间布局,而且环境极幽雅,既有现代气息
又有浓郁的古代园林气息,我不禁对这儿的主人的文化品位有些折服。   我跟着许月走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大厅,里面人多了起来,许多明显看上去就
是白领女性的女子和我一样都是赤条条地光着身子在走动或跟人聊天,或品味着
手中的红酒,但是却都神态自然,一幅很平常的样子。我暗骂自己多怪不怪,心
情也被影响着好了许多。   许多人都和许月打招呼,看来许月好像在这挺受人欢迎的,他们看到许月身
边的我虽然大多会多看几眼,却也没多做什么。   我和许月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不一会一个年轻男子带着个四十左右的
西装男人走了过来。「这位就是你说的张小姐吧?确实和你说的一样美丽,怕是
在我们会所里面也是最漂亮的几个之一了。」   年轻男子在许月旁边坐了下来,望着我向许月道。   「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赵先生,是我们会所的几个股东之一。那位是石先
生。」许月向我介绍道。   而另一名名西装男人,恩,也就是石先生却在我身边坐了下来。他的手十分
自然地放在了我大腿上,我轻轻一颤,强忍着没有拒绝他。   「哦,赵先生!」我微微向他颔首。   「叫赵先生多见外,以后愿意的话就叫我赵哥。」   「赵哥!」我想了想,索性大方地道。我趁势站了起来向对面远处经过的侍
者走去,借机摆脱了那姓石的动手动脚,因为他的手竟然朝我大腿内侧摸去。   叫住侍者,那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看起来年纪不大,有点像在读大学的样
子。我朝他笑笑从托盘取过一杯薄荷,我喜欢薄荷那淡淡的味道,淡淡的感觉,
还有那淡淡的温情。   侍者偷偷看了眼我一丝不挂地身体,腼腆的脸上竟有些微红,我不由有些好
笑。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小水就可以。」他的头更低了,接着好像勇敢地又抬起头来,一脸希
冀的望了望我,托着托盘的左手颤了颤,忽然那只空着的右手试探地慢慢向我伸
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大胆,或许是这里的环境影响了我,又或许
是看到一个比我还不好意思的男孩故作勇敢的缘故,竟然没有去想着躲开,而是
就那样被他抓住了左边的乳房。   「啊!」我禁不住轻轻呻吟一声,我以前的男朋友倒也曾摸过我的双乳,不
过那只是隔着衣服摸的,感觉太不一样了。他又看了看我,大胆地捏住了我乳头
捻了捻,第一次被男性的手直接握在乳上,接着又被他捻着乳头来回扯了几下,
把我的乳房拉得长长的又缩回来,我身子有些发软脸上更是羞得晕红。   我忙端了酒转身就走,「啊!小心点啊女士!」晕死,没想到身后有人刚好
经过,手中的酒杯撞了上去,一杯酒几乎全泼在了一个中年人身上。   「啊,对不起!」我忙道。   「没事,我重换一件就可以。」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相普通,肚
子腆着,身材和许月的老公刘强差不多,也是矮矮胖胖,才到我额头,我有一米
六七,不过他给我感觉很稳重的样子,对稳重的男人我很有好感,因此他给我的
第一感觉勉强还不错,只是那矮矮胖胖的身材实在不怎么样。   他抬头看清了我,很明显他呆住了。我对自己的容貌向来很自信,这样的男
人我见得多了,况且我现在赤条条什么都没穿,高挑地身材,比别的女人更加白
的身子,我明显听得到他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这是我妻子张丽。」他身边的女子揽着他胳膊,很年轻漂亮,大概二十一
二的年龄,样子有些嫉妒地上下打量着我,她也同样赤着身子。   又是老少配,我有些无语。   「我们还要去找戴先生,他好久没来了,很难碰上的,那件事需要他跟上面
打个招呼的。」他的妻子拉了拉他手,有些焦急,他有些留恋地望了我一眼后,
两人走了。   望着他背影,我的心里感觉怪怪地,我皱皱眉。   回身重新取了杯酒,正盯着我背影看的年轻侍者忙不迭地垂下眼睑,我笑笑
地盯了他片刻,转身回去。   这世上莫名其妙的事就是这样,我一转身,好死不死地竟然又差点撞在了一
人身上,虽然躲开了,可他的衣服还是被酒杯弄湿了,我几乎怀疑他们是不是故
意的了。但事实上他们确实不是故意地。   「真对不起!」我不得不又重复着这一句话。面前的人也是个四十来岁,但
感觉比刚才那人年纪还要大些,相貌极普通的中年男人,不得不说他也是身高才
到我额头,不过没腆着肚子,身体倒是极粗壮结实。   「没什么。」他望了我片刻就走开了,眼神有些奇怪,我皱皱眉,他给我的
感觉就像是家里长辈关爱自己的晚辈的一样,淡淡的奇怪的慈爱味道。   我摇摇头。   回到了许月身边坐下,「死张洁,也不给我拿一杯来。」许月嗔了我一句,
便不再理我,自顾自和那边赵先生又说笑起来。   最终我还得又坐回在这个姓石的男人身边,我有些无奈。要是现在坐在身边
的人是刚才那个和妻子一起来的人或许要好一些吧。我心里想。   我对男人的相貌其实没什么要求,我早已经过了单纯少女那种只要英俊其他
都不在意的年纪,自然,如果是又英俊又条件不错最好了,可惜那样的人不是没
有,只是有些少,而且很难让自己碰的上。   有句话这样说,姑娘们梦中都想找一匹白马,睁开眼却发现满世界都是灰不
溜秋的驴,悲痛欲绝后,只能从驴群中挑个身强力壮的,这样的驴就被命名为:
经济适用男。   但眼前这个姓石的男人其它不说仅仅这个人本身给我的感觉是心里面的距离
离他很远很远。   可这并不妨碍他对我动手动脚,这一次我红着脸没有拒绝他,因为我已经渐
渐明白只要在这会所,这样的事情是迟早躲不过去的,由他算了,他在沙发上朝
我侧着身子坐了一半屁股,双手一手一只握住了我乳房用力揉弄着,把玩着,捏
住两只乳头左右扯动着我乳房,旁边的许月比我还要不堪,她坐在沙发上两条腿
被那个姓赵的男子两边分开张开着,一只手探在她大腿间两根手指正插在她阴道
里快速出没着,许月两眼迷离地脊背靠在身后的沙发背上不住细细娇喘。   「我们也象他们那样。」石先生在我耳边轻轻道。我吃了一惊,忙捉住他伸
出手。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现代启示录】(1~3) 下一篇:【希望】(1-5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