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风化史之天择】(1-2)

【风化史之天择】(1-2)



              第一章 锐矛   虽然铺了一些干草,但石头的坚硬冰凉,还是让史风在翻身的时候疼得醒了
过来。   睁开眼睛,先是感到浑身疼痛,然后是肚子强烈的饥饿感。   太阳早已经升得老高,史风的眼睛不得不适应了一会。   叹了一口气,史风艰难的又无奈的坐起来。从目前的身体状况看,史风对植
入体内的合成器已经一点怀疑也没有了,这个毫无感觉不起眼的东西真的是从身
体外的物质中分离合成了他身体新陈代谢必须的物质,不然,七天的时间,即使
每天进食了一些野果,能够维持生命,但也应该没有动的力气了。   目前,史风除了饥饿,身体并没有虚脱生病的迹象,史风再一次细细咀嚼那
个死去的怪人的话。   「这个合成器,其实是一台生物计算机,它除了一个直径不到一毫米的能量
存储体外,其它都是有机物质构成,它与你的脑波互联,辅助大脑控制你的神经
网络。它同时存储了有史以来最全面的人类知识,尤其对已知的所有致病病毒、
细菌等防御策略,会促进你身体免疫能力的提高,保证你的生命和健康。有必要
时,它通过皮肤从外部获得能量,就像一些动物用皮肤呼吸一样。」   史风沉思一阵,觉得应该去弄一些野果来果腹,但又一想,反正也饿不死,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弄清时空机的使用方法,离开这个蛮荒时代,返回到自己的二
十一世纪去。   他站起来,伸了伸腰,活动一下筋骨,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块,在树皮上刻
下第七道印记。   史风不得不靠这样的办法来记忆时间。      ***    ***    ***    ***   太阳已经到了天空的中央,这说明又过了整整的一个上午,但史风努力的结
果,还是和这几天没什么分别,时空机无论如何,再也不发出那柔和的白色光芒
了。   「妈的,话不说完就死。」史风心里骂着那个不经他同意就将这些古怪的东
西植入他身体的怪老头。   饥饿,难忍的饥饿,让史风变得更加烦躁。   而手腕上的时空机,依然在不停的变换着看不懂的符号,一闪一闪的似乎在
嘲弄史风。   史风真想把这个东西抠下来,但它已经和身体结合的更加紧密,以前看着像
是一块手表,此时看起来,乎就是画在或是纹刻在手腕上的一幅图案。   史风放下袖子,将时空机遮住。   还是去找些东西吃吧,史风这样想着,眼睛向四周望了望,可是这几天,他
已经把附近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吃完了,史风不禁沮丧起来。史风又向几十米外
那个洞口看去,还是那些人,还是在那里不停的削削砍砍。   三天前,史风曾尝试靠近他们,和他们沟通,但所以的人,包括孩子,立刻
拿起石块或木棒,怒吼着,叫喊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史风不得不退到离那些人
老远的地方,才使他们放下手中的武器。   在前几天,那些人在史风眼里,几乎不能算是人,可是在今天,却让史风越
来越觉得亲切。   因为七天来,史风除了见到这群人外,再也没有看见过其他的人,史风也没
有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他有点担心,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失去说话的能力!   强烈的孤独感,让史风决定今天再去碰碰运气,但愿那些人发现,这么多天
来,他虽然就住在他们附近,但对他们毫无敌意,没准会接纳他这个外来的流浪
者。      ***    ***    ***    ***   食和色,是人最基本的两大欲望。   就在史风为解决自己的饥肠辘辘而准备接触那群被他叫做野人的人的时候,
也正有人在解决和吃饭同等重要的欲望。   史风要靠近那些人,和他们沟通,首先要经过几块比人还大的巨石,才能到
达洞口前的那片平地。就在史风将要绕过巨石时,却听到在巨石后面有声音,是
那种缓缓发出的呻吟声。   这样的声音,史风只在电影里听过。   史风心里骂了一句:「妈的,老子饿成这样,竟有人在这里风流快活!」其
实,史风活了二十多岁,却还是个处男,连异性的手都没摸过一次。这点连史风
自己都觉得悲哀,他长的面目清秀、身体健壮结实,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讨
异性喜欢。   是人都有会好奇心,史风当然也有。虽然有点危险,但史风却不想错过这场
戏。   也许是远古时代的人交媾,本来就不太避人,也许是戏中的人太投入,虽然
史风已经悄悄靠近到很近的距离,交媾的男女却没有发现,依然尽情的耸动着。   能这么近距离的欣赏男女交媾,史风觉得很刺激,一时连饥饿都忘了。   其实这对男女斜靠在巨石上,女下男上,紧紧的搂抱在一起,正屁股一耸一
耸的激战状态,史风是看不到什么好风景的,但仅仅看着男女的动作,听着愉悦
的呻吟声,史风就已经看傻了。   这时,男人支起上身,只见下面光溜溜躺着的女人,竟是个丰乳肥臀型的。   女人头发凌乱,透红的脸上泛着汗珠,双眼微闭,被晒得黑黝黝的两条大腿
紧紧的圈住男人,一个肥大的屁股几乎抬离了石头,眼看就是要进入高潮了。而
她身上那个皮肤黑红肌肉结实的男人正在大力的长距离的插捣着。   真苦了史风这个老处男,看着看着,胯下的生殖器就不争气的翘起来,只好
用手隔着裤子揉搓着,聊以自慰。   不过演戏的可不等他看够。男人抱着女人的大屁股动作的节奏加快,使史风
都能看见那黑红的生殖器在女人裂开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由于大力的撞击,发出
啪啪的响声。女人也卖力的耸动屁股,嘴里呻吟声大了起来,史风知道他们要快
到高潮了,自己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加快,可惜隔着裤子,虽然阴茎涨的难受,但
要让自己达到射精却不能。   何苦呢!不如不看。   男人再次紧紧的抱住女人的肥臀,最后使劲的耸动几下,然后剧烈的颤抖起
来,发出了满足的哼声,而女人也早已发出高潮的呻吟。   演戏的声音逐渐的小了,只剩下喘气声,而看戏的,也警觉的停止了手淫,
屏住呼吸,准备悄悄的退回来,躲到巨石的另一面。   可是,「啊」的一声尖叫,立刻让史风的阴茎萎缩。   原来,从淫戏迷乱中清醒过来的女人,是面对着史风的,所以一睁开眼睛,
立刻发现了他,一时惊恐,大叫了起来。   男人闻声,也立刻转过身来,盯着史风,表情紧张而愤怒,双手张开,摆出
戒备的姿势。   史风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吓得立在当地,不敢动弹,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彼此对峙了好长时间,那男人和女人见史风没什么举动,慢慢俯身,拣起地
上的兽皮衣片和一根一头尖的木棍,用木棍指着史风,慢慢的后退,然后飞快的
奔跑离去。   这次意外事件,把史风吓得差点没尿裤子。史风不敢想象,要是那个野人,
握着他的「武器」,拼命的冲过来,他如何抵挡得了。野人已经离开了好一会,
史风才回过神来,身体顿时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史风手一按地,按到一根木棍上,一看,同男野人拿的一样,心想,怪不得
女野人空着手,原来她的武器在这里。   史风看着木棍,再看着粗钝的尖端,沉思了一会,有了个主意。      ***    ***    ***    ***   史风手里拿着的这个物件,史风只知道是这个野人群落的一种武器,但叫什
么,他却不知道。其实,在远古时代(史风不知道他身在什么时代),人类只能
使用天然材料,如兽皮、甲骨、羽毛、树木、草叶、石块、泥土等,他们利用这
些纯天然的材料从事着很原始的生产活动,以天然的树皮,兽皮和树叶等御寒,
用骨头、树木、石头等制造器物工具。   而史风现在所处的时期,对这些天然材料只能进行的简单加工。石器和骨器
都是打制的,比如石器,制作时用石锤或角木打击石材,以获得有锋刃的碎片,
然后再用来加工其他石器。史风得到的这个东西,当然是属于木器,也是用石片
切削加工而成,是一种叫做标枪的武器。   「长柄以刺者为矛,半长之柄以投者为标枪,短柄以射击者则为箭。」   当然,史风没必要知道这些事情,史风此刻最主要的,是知道了要是能把这
矛或标枪,弄得更尖锐,也许能得到野人的好感。   史风稀里糊涂的自己把自己弄到不知名的年代来,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一起被
带了过来,还有就是几张人民币和一把刀了。人民币再多,也一点用处没有。说
到这刀,其实也只是一把能折叠的水果刀。   这还多亏史风平时喜欢吃水果,一直随身携带,现在可派上了比削水果更大
的用场了。   史风用了差不多一下午的工夫,不仅把女野人的标枪削得十分尖锐,而已把
另一端也削成一个样子。现在,史风觉得自己成了武器改良专家,很牛逼的站了
起来,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手腕,拿着自己的满意成果,忍着饥肠辘辘,很自信的
向洞口走去。   在那群野人象三天前一样各自拿起武器冲着史风的时候,史风将标枪狠狠的
插进地面,然后转身而去。   太阳下山时,早上出去打猎或采集的野人,一拨一拨的陆续返回。史风坐在
属于他的地盘里,焦急的等待着他希望的事情发生。   终于,有几个野人向他走来,到了跟前,史风看清楚,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
藤条编的笸箩不笸箩,篮子不篮子的东西,里面盛着一些生肉和果子,当然,那
肉是什么肉,果子是什么果子,史风都不知道。另一个人,抱着几根标枪。他们
一起把东西放在地上,对着史风说了几句话,然后看着史风。   史风听不懂,但明白意思。于是点了点头,老实不客气的抓起一个果子就吃
了起来,另一支手抓起肉递了回去。最前面的野人愣了一下,把肉接回,递给身
后的人,然后蹲下又分出几根标枪,抱在怀里,就要离去。   史风一下子明白,野人很讲究平等交换。但他觉得,要和这些野人搞好「双
边」关系,多削几根也没什么,就叫了一声,示意野人把要抱走的也留下。野人
再次愣了,似乎不太相信,史风不得不再次示意。野人很高兴,把标枪放下后,
都带着笑容离去。   肉,其实史风是很想吃的,但生的,他却无法象野人一样咀嚼并咽下去。   二十一世纪的人已经知道,人类是具有相当奇怪的饮食要求的,总的来说人
类是和别的灵长动物共有这些要求。但与大多数动物不同,人类不能制造维生素
C,但必须消费它。   人类需要异乎寻常的大量蛋白质,但不能像有些哺乳动物那样合成许多氨基
酸。人类是大动物,有个大脑袋要支撑,于是人类需要食用大量的卡路里。在维
生素丸问世以前,人类可以确保健康的惟一方法是吞吃各种各样的食物。   人类诸群体曾经依赖几乎是单一内容的食物如肉、谷物和水果等而生存——   总是以人丁不旺、饥馑不断或有损健康为代价。   果子并不好吃,史风还是吃了很多,让他的饥饿感觉消失了。至于营养,史
风相信有合成器再起作用,不然他的身体不会如此健康。   四天后,史风成了野人大家庭的一员。   史风也听懂了一些野人家庭的语言,可以和他们进行简单的交流,这很大程
度上减少了他的孤独感。   野人们对史风充满好奇,常常过来摸摸他这里那里,尤其他的衣服,让野人
感觉很怪异。史风总是很配合,他还把他的体恤衫借给野人,野人轮着穿,高兴
的手舞足蹈。   这个野人家庭总共有六十三名成员,史风数了一下,孩子有一半多,男人只
有八个,其他是女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史风分析,应该是男人经常狩猎造成
的。   史风不必为食物担忧了,他把水果刀交给野人,由野人自己削标枪,他集中
精力研究时光机,他不再乱尝试,而是把每次试过的都记下来,避免重复。   晚饭的时间到了,外出的野人都归来,今天的收获不错,猎到了一头大的野
兽,野孩子们围着哇哇乱叫着。   一个老女人给史风递过几个果子,有一个很像苹果,吃起来味道也不错,史
风很想多吃几个,可惜没有那么多。   晚上是史风最难熬的时光。洞里漆黑,而且潮湿,史风本想继续在洞外住,
不过洞外说不上什么时候会刮风下雨,还有野兽出没,只好放弃。   在洞里,有更难堪的事情困扰着史风。每每到了晚上,洞里就会响起此起彼
伏的交媾声,虽然看不见,还是让人血气翻涌。史风已经知道,这个野人群体,
其实就是一个家庭,但这里没有婚姻概念,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和任何一个女人交
媾,因为在这个人类征服自然能力很低的险恶时代,生命的延续,人丁的兴旺,
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群体,只有人口越多,协同劳作,才能更好的延续下去。   史风将裤子退掉,开始手淫,他一直用这个方法解决。   今晚,他感到有人在向他靠近,果然,一只手在触摸他的身体。   虽然史风和野人们住在了一起,不过他一直不敢尝试接近其中的女人,因为
他不是这个家庭成员,不知道她们可不可以和外来的人交媾,如果发生冲突,他
被赶走是必然的,这可是严重后果。   此时,有女人接近他,不能不说让他感到一阵激动。   「谁?」史风不自觉的问。   「是我。」一个女人细细的声音。   史风分不清野人家庭每个人的名字,所以他简单的给每个人一个编号,编号
大小是以他认为的年龄大小为序的。   史风听出是女人9的声音,女人9是比较好看的一个,但生育能力不强,只
有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再没有生过。在这里,女人不能生育,地位就比较低,男
人也不太愿意和这样的女人交媾。   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使女人9找上了史风。史风没有再说话,他想知道女
人9接下来要干什么。果然,女人9摸向史风的生殖器,握住的刹那,女人9有
些讶异,因为史风的生殖器是勃起的。   史风正在想,难道真的要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这个不知道是几千年还是几万
年前的女人?   女人9却已经骑上史风的身体,将生殖器缓缓纳入身体,一声呻吟,俯身抱
住史风。   湿润的窒腔,温热的包围,这是史风生平没有过的感觉,身体一阵战栗,本
能的挺动,希望更加深入。   女人9也在动,渐渐协调,发出啪啪的声响,和洞里所有的交媾声混合到一
起。   虽然看不见,史风还是可以从白天看见的身体想像着,沿着想像,史风握住
女人9绵软的乳房,用力的揉搓。女人9大叫,表达着她的快感。   初次的快感,让史风难以招架,很快的,神经一麻,史风一泄如注,随着阴
茎不停的挺动,把精液射进女人9的身体里。   女人9似乎有些失望,离开史风身体,躺在史风的身边,手里依然握住史风
的阴茎。史风也感到女人9没有满足,但没办法,他是第一次啊,史风感到有些
自卑。本来史风想要清洗一下身体,但想到必须要到洞外的河边,也就作罢了。   他侧身环抱女人,用兽皮盖住两人的身体。女人9渐渐发出了鼾声,史风却
瞪着眼睛望着黑暗,怎么也睡不着!   要是回不去了,这个女人也许就是自己的老婆了,史风如此想着,可一想又
不对,这里没有哪个女人专属哪个男人,也没有哪个男人专属哪个女人啊!想到
这,史风觉得有点好笑,看来比二十一世纪好啊!   女人9一个翻身,也许是冷的缘故,靠紧史风。史风又感到体内的冲动,情
不自禁的伸手抚摸女人9的阴户,手指向缝隙里探去,湿湿的,滑滑的。女人9
哼了一声,并没有醒。   通过观察,史风了解野人家庭男女交媾时,并没有调情的成分,男女挨到一
起,男人勃起就可以行事,女人为了繁殖后代,是不会拒绝的,通常,女人不怎
么主动要求男人交媾,也许是要把精液留给有生育能力的女人。   这个时代,性文化,性艺术还没有真正产生,不过,史风接下来的行为,也
许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史风虽然是个老处男,但生理知识是不缺少的,色情视频没少看,此时有了
用武之地。先是含住女人9的一个乳头,然后手指在阴户缝隙处找到阴蒂按揉。   没一会,女人9就被弄醒,她很奇怪史风的动作,像是要吃她的奶,可是吃
奶只有吮吸,而她却感到一会是舌头的舔弄,一会是牙齿的轻磕,一会又如孩子
般用力吮吸,而下面的穴口,也被摸得酸麻,好舒服啊。   史风也感到女人的反应,翻身而上,硬挺的生殖器冲撞着穴口,女人一扶,
嗤的一声,全根而入。   这次比较持久,史风抽送了几百下,再次喷发,女阴的痉挛,也说明女人9
有了高潮。   男人太少,所以野人家庭接纳了史风,这也是女人9为何和他交媾的原因。   天又一次亮了,史风突然觉得心情特好。看来性交真的是一剂良药,松弛了
史风的神经。   男男女女都笑呵呵的看着史风,女人9有些含羞,更多的是满意和中意。   天气有点变凉,该是秋天了。   女人1不停的咳嗽,她已经2天没有进食了。有几个人围着她,等待着她的
离去。女人1是这个家庭辈分最高的,还有她的妹妹女人2,两个女人生育了十
几个儿女,而这些儿女的父亲们,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生食的时代,人的寿命比较短,30多岁就会因为营养匮乏、野兽袭击、疾
病等死去。女人1已经是长寿的了,看上去有50岁了,最近的一次风寒天气,
终于让她病倒了。   现在,她的咳嗽声都没有了,眼睛大睁着,干瘪的奶子下,不停的起伏着,
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来,头一偏,走了。   围着的人一起发出哭号,但都不流泪,也没有太多悲伤。史风不清楚状况,
只是在一边默默的看着。   女人2叫大家将尸体抬出洞外,放在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木排上。现在,要
等到出去的人都回来后,举行送葬仪式。   人们都散去,该忙什么忙什么。
              第二章 河葬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季节,因为冬天很快就要来临,野人家庭必须尽可能多的
储备过冬的食物。所以男人只有特别强壮的几个人出去狩猎,体弱者要和女人一
起去采集。储备的食物必须能够长时间的保存,橡子、栗子、榛子、松子等干果
类和类似稻麦的野生草本植物的种子是首选,但野人家庭要和其它动物强时间抢
速度,因为一些鼠类等动物也在大肆收集。   史风对时空机的尝试依然没有什么进展,上面不停变化闪动的符号,像是在
嘲讽他的无能。在21世纪时,史风买彩票有3年之久,但连5元都没有中过,
看来他的运气也比别人要差很多。   不断的用脑思索,让史风头晕脑胀,脑子里一会是这样的情景,一会又变成
另外的情景,好多没有经历过的东西,在脑子里忽隐忽现,到最后,史风疲惫不
堪,思维再也难以集中,只好先休息下。   史风不知道,其实他的任何思考,都会触动大脑的神经中枢向合成器发出指
令,合成器分析每一个指令请求,并在存储的海量信息里搜寻,找到所有可能的
答案,然后源源不断的反馈给大脑,以供大脑甄别。   但史风现在只是本能的思考,而不是有针对性的通过思考去触发合成器,所
以返回的信息繁杂凌乱,让他的大脑难以负重。再加上一些比21世纪还要先进
的知识,史风的大脑不能理解,更是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在地上,史风看到一小块兽骨,他低身拾起来。   闲暇,在这个蛮荒时代,对于史风来说是残忍的,难以忍受的。他必须找点
事情做,才能暂时忘记孤独、烦躁和绝望的悲哀。   史风对女人9有了比别人多些的感情,这是内心孤独的结果。他决定给女人
9做一样东西,根据骨片的形状,他用刀把骨片削成最接近的菱形,四边刮出圆
角,使边缘光滑,然后在一个锐角处,钻出一个小小的洞,接着,又从破损的衣
角,抽出些许丝线,将丝线捻粗捻长成一根细绳,穿过菱形骨片的洞,最后,把
丝绳两端打结,一件蛮荒时代最先进工艺的项链问世了。   说着容易,到全部完成,却花了史风整整半天的时间。而且,史风似乎忘了
这把刀在这里的价值,他应该尽量减少刀的磨损,而留着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太阳快要落山,西面天空的云彩一片通红。野人三三两两的返回,老远就能
听到他们的呼叫声,似乎在表达着对一天收成十分满意的欢欣。   但每一个回来的野人马上就知道了女人1的死去,于是都变得安静下来,直
到所有的人都返回。   女人2现在是最年长的,她把所有的人都聚拢到女人1的尸体边,史风被排
除在外,所以他坐在一边远远的看着。   女人2将女人1生前用的一些个人物品放在女人1的尸体上,口中呼号,整
个野人家庭的成员全部仆倒,做出类似磕头的姿势,同时口中跟着一起呼号。不
懂事的孩子也被大人按着头趴下。   呼号一阵,大家站起来,几个有力气的人上去,抬起木排,慢慢的向河边走
去,所有的人都在后面跟着,寂静无声。   到了河边,抬木排的人把木排推入河中,木排托着女人1的尸体随着河水慢
慢向下游飘去,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人们陆续的返回洞口和洞内,史风只看到人们眼中的眷恋,但却没有悲哀。
蛮荒的人,不知道生死的意义,也没有能力同大自然抗争,所以面对死亡,更加
坦然。他们似乎相信,冥冥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想要带走谁就带走谁,他们不
知道如何反抗,也就没有必要反抗,一切顺其自然。   木排顺流而下。在离放排几百米的远,一个河道的转角处,一只裸露的高大
的树木的树根伸展到河中。不知道是女人1还眷顾着她的族人,还是因为别的什
么,木排漂到那里,恰好被树根挡住,停在那里随着流水起伏晃动,再也不肯离
去。尸体已经有些腐烂,难闻的气味从木排上向四周散发着。      ***    ***    ***    ***   晚饭很丰盛,但史风只能吃野果,生薯块和生肉他无法下咽,不过今天史风
分到一块类似萝卜的东西,咬了一口,感觉不错,算是改膳了。   人们唧唧呱呱的谈论着一天的收获和来日的计划,女人1死去的些许伤感很
快就一扫而空。每每这时候,史风就显得很多余,他主动离开人群,回到自己的
角落坐下。   女人9注意到,走过来,坐在史风身边,也不说话,闪动的大眼睛大胆的注
视着史风,似乎充满着好奇。交流还有一定的困难,只能言语加动作,才能勉强
沟通,这也许是女人9不说话的原因。   史风从衣兜里掏出骨项链,递到女人9面前,女人9先是惊讶,然后惊喜,
手指着自己,意思是问是不是给她的。史风点头,女人9立刻接过去,放在手中
不停的摆弄,完全被迷住了。   这时期的野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玩意,这些不属于生产工具的东西,
算是私人物品,即使有人丢失,只要是自己群落的人拾到,就是再喜欢,也会还
回主人。他们也知道用某些植物的干皮捻成绳,将东西挂在自己的身上。   但女人还再摆弄,史风又从女人手中要回,女人正失望时,史风将丝绳套过
女人9的脑袋,将骨项链戴在女人9的脖子上,骨片在女人9的胸前晃动,把史
风的目光也吸引到那里。因为天气暖和,女人9上身只是一块简单的兽皮片,就
像后世人的肚兜,大半个乳房无所顾忌的暴露着。   看到女人的胸脯,史风有一种性的冲动,他扫视一遍女人身体所有暴露的肌
肤,然后看着女人的眼睛,指着自己说:「史风。」   女人也盯着史风,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慢慢的说出:「史……风……」   史风终于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了,显得很高兴,用力点头,鼓励着女人,
并重复着,「史……风……」   女人9跟着不停的说,发音越来越准确。她突然蹦起来,跑到人群,大声说
着,「史风……史风……」好像是在告诉大家她知道了史风的名字,人们也开始
明白,有几个人冲着史风也喊了一句。   女人9又跑回来,重新坐下,指着自己说:「娥。」   史风也跟着学着,终于,他知道了野人家庭成员的第一个名字。   今夜有月,而且很圆,从洞口望出去,可见远山的斑斑树影。蛮荒时代的夜
晚,只有虫叫、鸟鸣、兽嘶,而野人家庭的山洞,除了已经响起的鼾声,开始有
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交相呼应起来。   这不仅仅是享乐,同时也是人口的生产,任何生物,都具有把自己的基因传
播并延续下去的本能。   娥从14岁行了成人礼后,6年的时间里,她只生下一个女孩,渐渐的,家
庭的男人都不再和她交媾,几乎每夜,她都是在其他人快乐的呻吟声中煎熬着,
忍耐着。因为不能生育,她失去了向男人求欢的资格,除非有男人主动过来。   史风借着月光射进洞里的微弱的光线,勉强分辨出娥的所在,孤单的黑影使
他想到娥平常脸上那挥不去的忧郁和自卑。   两个可怜的人,似乎更容易靠近。史风小心的向娥的所在走去,洞里太暗,
他不能打扰别人的好事,他尽量的躲开每个可分辨的黑影,就要到了,他甚至感
到了娥的期待。   这时,一个黑影将史风突然拉住。史风一个趔趄,向旁栽倒,但绵软的肉体
迎住了他,并紧紧的抱住,脸贴得很近,可以听到对方饥渴的喘息。   看不清楚,但史风知道是女人2,也就是娥的母亲。女人1死后,女人2是
这个野人家庭唯一辈分最高的人,也是年龄最大的人,其他人,都是她和女人1
的孩子。在史风眼里,女人2看上去也有近50岁的光景了。失去生育能力,已
经没有男人来和她交媾,这也是她让女儿娥睡她旁边的原因。   女人2不言语,将史风死死的抱在身上,挺动下体,摩擦史风的生殖器,似
乎在告诉史风她的饥渴。   想想白天看到的女人2的干瘪的身体,史风有种莫名的悲哀。难道真的还要
成为一个老女人的「入幕之宾」!   史风不能拒绝,女人2现在是这个家庭组织的头领,他担心被扫地出洞,那
样他将无法在这个时代生存。   女人2抓史风的生殖器,但史风穿的是现代的衣服,下身是裤子,里面还有
内裤,女人2不得要领,用力的拉扯史风的裤子。史风真担心裤子被撕碎,那他
也只好披兽皮树叶了。   裤子还好是休闲的,有松紧带,没有系腰带。史风急忙主动的一股脑儿的褪
下裤子和内裤,好让女人2能摸到他根本没有勃起的阴茎,聊以解慰。   史风感到了女人2的失望,但他对女人2毫无情欲,心理上的反感,造成生
理无法亢奋。他真希望女人2能有点自知之明,把他放过。但他立刻明白,女人
2是不会放弃的,因为女人2抓着他的阴茎在阴户上来回摩擦,并试图插入。   黑暗给了史风幻想的空间,他尽力去想像娥和她的姐妹们那年轻而充满活力
的身体,形态各异的或丰满或小巧的乳房,还有那不经意暴露的只能惊鸿一瞥的
丰臀幽谷。   配合着撩乳搔阴,终于,史风的阴茎有了些生气,女人2濡湿的阴户,也给
了他一定的刺激,毕竟他只是经历过娥一个女人的楞头男。   女人2欣喜若狂,不等阴茎完全勃起,就急不可待的塞入她的阴户,喔的一
声淫叫,挺动下身,自顾自的迎送起来。   经年不用的腔道似乎不是很松懈,强烈淫欲所产生的湿润和温热给史风也带
来一定的快感。史风本能的跟着抽送,并渐入协调。   虽然快感连连,但史风还是有些心理障碍,他还是觉得是被身下这个老女人
强迫的,心理老大的愤懑。于是,史风自然而然的产生报复心理,他一手一个,
紧紧抓住老女人的被孩子吸尽乳汁被生活熬干脂肪的,干瘪到紧贴肋骨的两个毫
无生气的乳房,用力的捏着,拧着,揪着,挤着,拉扯甚至到拍打着,身下的阴
茎更是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没命似的撞击着。   史风在性事这点上,真的是有点呆,其实女人年纪越大,身体的器官也一起
衰老退化,越是不敏感,正需要猛烈的摩擦才能有充分的快感。所以,史风的报
复反倒让女人2无比舒爽,毫不避讳毫无顾忌的声嘶力竭的叫声几乎响彻了整个
山洞。   娥就在不远处,几乎伸手可及。娥听着母亲在她心仪的男人身下的呻吟,内
心是何感受呢?然而史风却暂时忘记了娥--第一次给他男女快乐的女人,因为
他一阵狂暴的抽插,同时也使自己陷入快感的漩涡,阵阵难以言喻的酥麻正冲袭
着他的大脑。   女人2陷入狂乱,史风也陷入狂乱。然而,女人2的高潮先期来临,史风感
到腔道里阵阵痉挛,同时湿热更充分的包围着阴茎,他几乎难以控制,正准备做
最后的冲刺。   可是,高潮过后的女人2却毫不客气的推开史风。因为女人2希望把精液留
给别的女人。但史风却不明白这一点,心里无比愤怒:「怎么!你说干就干,你
说不干就不干了,我今天还就干你这个老东西不可了!」   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史风按住女人2,阴茎重新向阴户刺去,女人2上面
推搡,下面躲闪,二人扭作一团。   突然,女人2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痛苦的哀嚎。   原来,史风胡乱顶撞,竟然把阴茎插进了女人2的后庭。史风也感到腔道竟
然变得十分紧窄,还特别干涩,和先前有些不同,瞬间也明白了阴茎是插入女人
2的肛门了。但史风没有拔出,他知道一旦拔出来,可能就更难进入女人2的身
体里了,何况他还想狠狠的教训这个老女人呢。   史风并没有因为是在抽插肛门而变得温柔,依然如操阴道般狂暴,听着女人
2的哀嚎从大声到小声,直到无声,他感到摧残施虐的快感和性快感同时交织在
一起,让他无比的兴奋。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和娥交媾时的感觉。   精液在快感的高压下,一股一股强有力的向女人2的身体里发射,最后,阴
茎无力的挺动几下,慢慢的退出女人2的肛门。   而女人2,只有微弱的喘息,证明她还是活着的。      ***    ***    ***    ***   一只年老体弱的虎从森林深处串出,向河滩而来。   因为灵敏和速度的下降,虎已经2天没有捕到猎物,此时,它十分饥饿。   但,它被一股尸臭所吸引。   气味越来越强烈,虎终于找到了尸体所在。   虎毫不犹豫的跳进河中,游到木排处,一口叼住尸体,拖回岸上后,立刻撕
咬吞吃起来,同时,它向野人山洞的方向深深的嗅了嗅,似乎感到了些什么。   劳作一天的野人们,又经过一场人肉大战,早已经憨憨入睡,对洞外远处发
生的事情,毫无察觉。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女特务的SM特训】 下一篇:【高谭市的沉沦】(至第二部上)